河渊

荒厨

神官刚刚起床出门散步,就在神社的御手洗那里看到他了——什么也不干,只是站在那里,身姿自然是挺拔的,但是脸上的表情似乎不太好。
清晨阳光穿透林间的古树,光线一束束的照在微微湿润的青绿石阶上,这里的地面还留有些许大水坑,看来昨夜下了不小的雨。就在这时,那个人突然从那种雕塑般的状态下恢复过来了,他没有走开的意思,又站立了数秒,他缓慢的蹲了下来。原来神社养的猫悄悄接近了他,猫眯了眯眼,并向他撒起娇来。他娴熟的摸了摸猫的头和下巴,那只黑猫立即舒服的闭上了眼睛,还发出了咕噜声。

“要是其他人,比如巫女们,一定会开心的笑出声吧,这只猫可是出了名的难以接近呀!但是它好像特别喜欢荒大人的样子呢。只不过荒大人......从他脸上一点也看不出来高兴的情绪,其实也更看不到别的情绪——他好像一值是忧心忡忡的样子……”他想着。
思绪突然被打断,他看到了男人抛弃了猫朝他走过来,并一脸不善的问道:“事情都解决了吗?”
“还......还没有!”他的声音略带惊恐。
“还没有做好吗?!哼......也罢,你们也很累了,是应该休息下,不过还是要记得做好正事。”
“是!荒大人!”
“现在时间也还早,......你先去把早膳吃了吧!”
于是神官怯生生的走了,庭院内又只剩荒一个人,猫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,于是他继续又直直的站着,也许这是他的习惯?总之这样子的荒大人看起来的确十分威严,带着生人勿近的气场。但如果去观察他的背影,却又能解读出一丝悲伤的味道。
他突然又动了起来,低下头垂下眼帘,视线直指地上的水洼。或许雕塑一般的人动起来是十分奇怪的,但人又不是雕塑,不可能永远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态。但是如果是荒大人的话,一直像个雕塑一样站一整天,说不定也是有可能的。
他想起了昨夜的大雨。


天空早就黑了下来,伴随雷鸣的是瓢泼大雨,它们一滴滴的打在地面上,激起一朵朵巨大的雨莲。雨声震耳欲聋,整个世界如同摇摇欲坠的残花,即将死去。这就是夏日的阵雨,它们疯狂迅速的洗濯这整个世界,带走无数尘埃和泥土。
荒大人在走廊上看着被雨幕撕碎的世界,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直直站着。
“雨。”
他说。
他想起了很多年前的那场雨。


雨幕将村子与外界隔开,冰冷而透明的雨水就像结界一般。结界里的世界,和过去一样朦胧,也许在雨幕里的人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处在现在,还是遥远的记忆中。
神使大人和同伴一起坐在走廊边,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。
“夏天的天气真是千变万化呢!明明上午还是大晴天,下午就下起了这么大的雨!”
“你说的这么大的雨到底有多大呀”
“哎呀,你还看不到吗?就像”——他握起了拳头,“这么大呀!”
“哪有这么大啦!”
“是吗?”
“这明显是冰雹吧!”
“哈哈哈哈哈!”
笑声穿透了雨幕,回荡在庭院里。
也许对于小孩子来说,下雨也是一件好玩的事情,他们对着雨幕大声谈天说笑着,充满了无限的热情。
“神使大人,今天没有事吗?不过这么大雨,也不能干什么吧。”
“嗯,预言的工作我已经做完啦!已经没什么事了,不过最近还真是很忙呢……”
“毕竟要准备夏日祭了!”
“嗯,等那时候我们一起去玩吧!”
“多亏了你,我们才能有这样的生活呢!现在日子一天比一天好,实在太棒了!以前哪有什么祭典,大家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!对了,我还听说森川家昨天还捕到了牛一样大的鱼呢!”
“牛一样大?”他盯着他,眼睛瞪的大大的,“我可没预知到是牛一样大的!星辰指引我......”神使闭上了眼,“才没有牛那么大!他们在吹嘘自己吧!”
“不管啦!反正大家都丰衣足食的,这样很好啊。我爸爸告诉我他小时候,从来没有捕过像现在这么多的鱼,他还说这些物产都是神明的恩赐呀!”
“是的,只要大家信奉神明,爱戴神明,我等神使就会给大家带来神明的恩赐!”
“说起来你真的只能梦到未来吗?过去的事情呢?或者只是单纯的梦?这些都不会有吗?”
“也许是有过的......但是我不记得了。能记下来的,只有预知的情景。”
“那还真是无聊呐,做不了梦!我可是梦见过自己在飞呢!”
“飞?那一定很有趣,要是我也会飞就好了!”
“神使大人边飞边预知吗?”
“那样子可真好笑!再说了,会飞的不都是神明吗?”
“哈哈哈哈哈!所以你就别妄想啦!”

雨还在下着,然而两人的说笑声却没有断。青灰色的山隐在风雨中,声声鹤啼穿透林间,不一会就飘散在淅沥声中了。




他看着脚下的少年,笑了。
“这样的骗子,必须去死。”他心想。于是他又抽了一鞭子,让少年的身体上增加了新的伤痕。虽然说是新的伤痕,但已经看不出来“新”了,这样血肉模糊的身体,多一道鞭痕或者少一道鞭痕,这其中又有什么区别呢?
“够了!五郎,把他拖过来。”另一个男人说道。
那真是一个可怜的人啊,或许所有人看到都会心生悲悯——浑身上下都是血污和伤痕,身体还在微微颤抖着,但是,已经看不见少年的神色了,长发将他的脸遮盖了起来,或许这比看到表情要更好一些吧。
“时候差不多了,准备下吧”
“是!”
男人将少年的脸拖起,他堆起恶心的笑容,仿如猪头肉一般:“终于到惩罚你的时候了,骗子,你就好好享受你的最后一刻吧!”


电闪雷鸣中,能隐约看到几束火光从森林里出现。“小心点别让火熄灭了!”“注意看着路!”“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,叫你们看路啊!”男人们的争吵声被雨水削弱,要是再离远点就真的听不见了,在雨中一切都是平静的。若是一个宁静的月夜,恐怕这样的声音会惊飞许多鸟,然而现在,任何动物也不会这样的吵闹而被惊吓逃离了。
终于,走过了泥泞的山道,他们到达了山脚下的海岸。在海岸边立起的是一座祭台,男人将少年架起,放到祭台上。随即几个奇怪打扮的人走了出来,开始吟诵着,“海神素盏鸣尊大人!我们在此感谢您的馈赠!您的恩惠让无数人拥有了财富和喜悦!这是我们送与您的祭品,望您能收下,以保佑我们的繁荣,我们千秋万代都将供奉于您!”
“海神真的能听到你们的呼唤吗?这么大的雨,恐怕他会听不到吧!”
“闭嘴!你这个骗子,这就把你献祭海神!”
“哼,到底谁才是真正的骗子呢?!是谁说过感谢我的呢!”
神使用尽最后力气喊出声。
他以为自己在吼着,但在别人听起来只不过是嘶哑的叫着罢了。他趴在地上,被人用脚踩着,雨打湿了他全身。雨水和血水顺着白色狩衣的褶皱混在了一起,流到了地上。

明明是七月却让人感到无比的冰冷,看来雨不仅能洗刷声音,还能褪去温度呀。




“荒大人?”
“......嗯?”
“荒大人又在发呆了!”她心想。
“荒大人?朝廷的人来了,您不去接见吗?”
“我们已经约好时间,待他稍作歇息我就去与他会面。”
短发的巫女看着他,“表情还是那么凝重......然而这样看,这张脸即使是作出凝重的表情,也是如此完美!但是他又在想什么呢?又是什么让他伤心了呢?”
“昨日雨很大,温度也变低了,你应该照顾好自己没有染风寒吧?”
“嗯!不用担心,虽然是人类的身体,但是这点小事还是注意到了的!”
“等侦察结束就赶紧恢复神体吧,人类也需要你的力量。”
“嗯!”
“荒大人昨天对着雨发了很久呆,啊,我是听其他巫女说的!您......在想什么呀?”
“没有,只是想起了过去的事情罢了。很久以前,我见过许多次雨,只不过每次的雨都带来了不同的东西。”
“带来......不同的东西?”
“无聊的话就到这里,赶紧去准备今天的事务吧!”
“啊......好的”她的语气里明显带有失望的情绪,他也意识到这一点,便轻拍了下她的头顶便离开了。也许这样能让她感到高兴一点吧。
少女站在那里看着他远去,她认为,他永远是这样神秘的人,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。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拍自己的脑袋,更不明白什么叫“带来不同东西的雨”,她对于这个男人了解的不多,但是总能从他身上获得安全感。她也不是傻子,但作为神明不懂凡间的事太正常不过了,她有不像荒大人一样亲身体验过......所以才借用了凡人的躯体去感受自己的子民所拥有的真实生活。然而这样还远远不够。
“他到底,在想些什么呢?他有经历过什么呢?”少女心想。





站在走廊上的男人离开了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换做以前,他或许会留恋的多看几眼,但现在,他一点也不想看了,这雨不代表夏日也不代表祭祀,它只是一场普通的雨。他一边走着一边喃喃自语道:“雨。”
“真是无聊的雨。”







评论(1)

热度(157)